年轻干部违纪违法问题系列报道之一:为何年纪轻轻精神空虚沾染恶习

发布时间:2022-11-22浏览次数:10

析案为语,可以资正;以人为镜,可知得失。典型案例是生动的纪律课堂,案中人是鲜活的纪律教材。用好这些资源,引导党员干部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对于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具有重要意义。新的一年,我们在原有“警示剖析”栏目基础上,升级打造全新“案语”栏目,更加深入挖掘案例背后折射的问题,更加贴近案中人的思想灵魂,触动“局中人”、点醒“梦中人”,努力让警示烙印脑海里、把教育说到心坎上,使惩戒一个、警醒一片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从本期起,“案语”栏目推出年轻干部违纪违法问题系列报道,通过不同类型问题的精选案例,剖析思考年轻干部如何做好人生选择、走好人生之路。

“阳光”青年的迷途坠落

本刊记者王丹妮

2018年11月30日晚上7点,一辆白色小轿车飞速驶离河北省南宫市,驾驶室内的年轻男子紧紧抓着方向盘,神情惊慌失措。与此同时,他供职的单位——南宫市水务局正在紧急核对账目。工作人员发现,单位负责的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项目尚未达到结算日期,资金账户余额竟从近2000万元变成了1元。

逃跑的男子名叫李晓飞,是南宫市水务局财务股工作人员。因沉迷网络赌博,他在短短8个月时间内,挪用、**公款共计1921.88万元。2019年12月30日,李晓飞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人生平坦顺利背后的苦闷迷茫

1990年,李晓飞出生在南宫市一个生活比较富裕的农民家庭。从一所民***学校毕业后,他先后在北京、内蒙古两地工作。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但工作之余,他大多无所事事,常常靠喝酒打发时间。远离家乡独自在外,更让他既没有归属感、也没有安全感。2012年,李晓飞通过公开招聘成为南宫市水务局的一名事业编制工作人员,回到了自小成长的环境里,来到了父母身边。他先被分配在办公室,两年后转到防汛抗旱办,2017年又被调到财务股。

谈及过往,李晓飞对自己在工作中受到的肯定颇为自豪,对遇到的波折颇不以为然。比如,刚参加工作第一年就在单位评上了先进;单位组织的一次演讲比赛上,他讲的某项工作设想,让领导对他刮目相看。不过,再仔细和李晓飞聊下去就会发现,他对事业上要追求什么、该往哪个方向努力,始终没有清晰认识。他期待可以当部门领导,也想到考公务员,由于身份和学历限制等原因,过了几年,他又信心不足。单位党组织想要吸纳他成为入党积极分子,李晓飞却听任父母的“运作”,要在老家村中入党,但此事最终因不合规而不了了之。直到今天,“自己是不是党员,党组织关系在哪里”,李晓飞都不太清楚。

回忆起这些顺与不顺,李晓飞没有表现出后悔或遗憾,相反很是“坦然”——“我的性子是随遇而安,不计较得失的。”他将“不了解”解释为“无所谓”,又将“散漫放任”理解为“随遇而安”,实际上是给迷茫混沌找了个代名词。

对待事业,李晓飞信马由缰,对待生活,他也没有恰当的安排和规划。从事个体经营的父母为李晓飞在南宫市买好了房,相比当地需要背负房贷的年轻人,李晓飞的生活压力要小得多。但工作之余,李晓飞的时间在各式各样浅尝辄止的消遣中虚度。骑车、旅游、买文玩……这些所谓的爱好,对李晓飞来说多是三分钟热度,即使是很熟悉他的朋友,也很难讲清他有什么固定的兴趣爱好。李晓飞曾说自己很爱看书,可不论同事还是家人,脑海中更多留下的是他玩手机的身影。

“事业无追求,生活无压力,导致李晓飞缺乏奋斗的动力,没有明确的精神寄托,更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办案人员分析道。在李晓飞心中,既没有干事创业的理想,也没有踏实生活的信念。精神空虚、时间虚掷,不良习气就容易趁虚而入。

正是在2013年,微信抢红包的热潮裹挟了空闲时间百无聊赖的李晓飞,他和周围朋友一样,在微信上加了几个“抢红包群”。起初,他只是单纯图个娱乐。渐渐地,红包群不再单纯,一些人开始利用红包群做赌博游戏。李晓飞1元2元地下注,一天输赢在几十元上下。当时有新闻报道过微信抢红包存在猫腻,一位朋友曾提醒过李晓飞不要沾染,但“蝇头小利”的新鲜和刺激让李晓飞欲罢不能,他认为“我纯粹为了消磨时间,几十块钱不算什么”。

这成为李晓飞赌博噩梦的开始。

【执纪者说】第一次到看守所讯问李晓飞,隔着铁栏,我们看到的是一个30岁左右的小伙子,仪表堂堂,口齿伶俐,思维敏捷。若非知悉其情况,谁也不愿相信这就是我们的调查对象。李晓飞父母经商多年,他从小过着幸福的生活,成长道路平坦顺利。结婚之后,妻子有固定工作,老人也暂不需照顾,他在下班之后有较充裕的空闲时间,个人条件好、生活压力小。

自诩扛得住事背后的失智癫狂

2015年,微信红包群变成了“赛车群”,玩家选定一辆虚拟赛车下注。时间有闲、精力旺盛的李晓飞,越发沉迷其中。本来事情已经出现转机——微信群被封,但李晓飞却没有及时收手,当他看到群主发来的赌博网站链接,还是忍不住点开了。

赌博从来没有赢家。2017年开始在网站上赌博后,李晓飞的下注金额也迅速增加到三五千元,甚至一两万元。越赌输得越多,输得越多就越想再赢回来。在这个过程中,李晓飞承受的压力逐渐增大。家庭存款、朋友借款、银行贷款、信用卡透支……所有来钱的办法,李晓飞统统都试过。到了2018年4月,他的赌债已经达到140多万元,而他当时的月工资只有不到3000元。

“其实,如果在欠了10万元赌债的时候,就向家人坦白,后果就不会这么严重了。”这是李晓飞不忍回首的过去,他不想让父母失望,不想让爱人生气,长时间不敢让家人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不想让家人担心只是表面原因,不愿坦白的背后则是赌博给李晓飞造成的错觉和他的盲目自信。一方面,李晓飞沉迷的这款“游戏”能让人连赢几天甚至十几天,他感觉只要坚持玩下去总有一天可以赢回来。另一方面,李晓飞“不愿认怂”,他“想让人感到一些事自己能做好就很厉害,如果失败或犯错了,也不想让人知道不光彩的经历”,这其中也包括赌博这类所谓休闲娱乐的事情。但在赌博的陷阱面前,逞强的结果自然与最初设想大相径庭。

2018年4月,面对朋友一次紧过一次的催债消息,李晓飞盯上了单位的公款。已经在财务股工作近一年的他,早已发现单位财务制度的漏洞。趁着股长不在,副股长请产假在家的机会,李晓飞从单位零余额账户里挪出了20余万元,用于归还朋友的债务。

李晓飞深知,这20余万元只是延缓了偿还债务的时间。朋友的其他借款要还,挪走的公款要补。想做生意,自己没有本金;想借钱,已经无人可借。被挤到绝望角落里的李晓飞,又错把赌博看作了“希望之光”:互联网上丢掉的钱,还是要从互联网上赚回来。

“从不少年轻干部**挪用公款案件来看,年轻人往往图一时爽,救一时急,作案手段直接,而且完全不考虑后果,李晓飞就是这样的典型。”办案人员介绍,一些走入歧途的年轻人面对压力不知如何排解,犯了错误不知如何止损,问题越来越严重却仍然不停止不收手。

此后的一笔笔挪用,李晓飞也曾纠结犹豫过,但是赌徒心理支配了他,抱着暂时不会有人发现的侥幸,他一发不可收拾,每一次挪用固定在80万元或100万元。赌得最疯狂的时候,他在赌博网站上一天的充值金额就有400万元,下注赌资则有三四十万元之多。

眼看着单位年度查账的日子越来越近,李晓飞无法填补的窟窿也越来越大。案发之际,他仍然表现出无知幼稚的一面。单位叫他来核对账目时,假称账本放在家中为自己赢得喘息之机的李晓飞,用手机搜到挪用公款罪的最高刑是死刑,当即决定先跑再说。“我后来才知道现行刑法对挪用公款罪的最重刑罚是无期徒刑。”这正暴露了他法律知识的缺乏。

出逃20余天后,李晓飞在西安被警方抓捕归案。

【执纪者说】工作稳定,生活安逸,精神需求愈发凸显,加之内向贪玩的性格,李晓飞从微信上的“带彩”游戏,很快掉入了网络赌博的陷阱,从数额上的小打小闹,到下注越来越大,越输越急于返本。后来即便日日生活在恐慌与悔恨中,他仍然幻想赢回输掉的钱,最终雪球越滚越大,难以为继、铤而走险。

对外勤恳正派背后的讨巧掩饰

在很多人看来,李晓飞一直参与网络赌博,而且还胆敢挪用单位巨额公款,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南宫市水务局同事的印象中,李晓飞聪明勤快、踏实肯干,在单位有着不错的人缘。他经常早早来到单位,打水、擦桌、扫地。其他同事都下班了,他还会多留一会儿,看看是否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有一次南宫市组织防汛演习,临近结束时下起了雨,大部分人都跑开避雨,防汛抗旱办只有两个人冒雨收拾好演习物资,其中一人就是李晓飞。凭借努力上进的劲头和认真负责的态度,李晓飞很快获得领导和同事的认可。刚刚工作一年,他就在单位年终考核评比中被评为先进个人。

在朋友眼中,李晓飞爽快又义气,也因此社交面很广。聚餐时,他总爱抢着买单。朋友遇到困难,他会积极出主意,帮忙解决问题。“虽然他不是南宫市里人,但感觉他在当地结交的朋友比我还多。”李晓飞的一位南宫本地朋友说。

家庭生活中的李晓飞寡言少语,但细心体贴,从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父母看中的东西他主动购买,儿子出生后,他也能够帮助妻子照顾孩子,分担一些家务。

然而,在“都挺好”的工作生活之外,真实的自我则被李晓飞深深隐藏起来。“我想获得别人的认可,就在工作和生活中表现出积极向上的一面,哪怕有些做法不是我真实的想法,或是超出自己的承受范围。”李晓飞承认自己的两面性,“说白了,我就是好表现。”

其实,过去的李晓飞一度沉闷内向,并不像现在表现出得这般积极上进。为人处世方式的改变发生在高二转学之后。高中前半段,因为成绩不好、朋友不多,李晓飞曾经陷入抑郁状态,还去看了心理医生,不久后,便转到另一所高中上学。来到新的环境,他一改过往的性格,开始热衷交朋友,这让他在同学中很受欢迎,也渐渐开始习惯在人前保持这样的形象,进而通过他人的认可和喜爱获得满足感和成就感。青春期的他也曾有叛逆心理,但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李晓飞主动表现出听话的样子,这促使他在成人后习惯对家里报喜不报忧,也能够解释为何在欠下巨额赌债后仍坚持对家人闭口不语。

如果说他人眼中的李晓飞是他主动晒在阳光下的一面,缺乏自制力又无法抵挡诱惑的心则躲藏在真实自我的阴影中间。审查调查期间,办案人员发现,从欠下巨额赌债到挪用公款,单位同事和家人朋友都没有察觉出李晓飞的异常。

2019年12月30日,李晓飞在法庭上陈述道:“在高墙内失去自由,很多人都觉得煎熬,我反倒觉得是一种解脱,是一种放松。”他再也不用背负巨额赌债的重压,但也为自己因空虚而放纵、因恶习而犯罪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执纪者说】李晓飞挪用公款案在年轻干部的自身成长和培养教育这两方面,都具有重要警示意义。如果个人树立明确的人生目标,培养健康的兴趣爱好,就不会因精神空虚沉迷恶习,走上违纪违法道路;如果单位能够将财务制度真正落实到位,同时对关键岗位干部的品行与日常爱好予以更多关注考察,既管好“八小时内”,也盯住“八小时外”,李晓飞这样的悲剧就会大大减少。

“奋斗”在网络游戏里的失控青春

——宁波市镇海区蛟川街道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原副主任张裕违纪违法案剖析

郑纪宣

“如果当初不玩网游、不攀比装备等级,如果第一次就没有‘伸手’,现在的我应该有个截然不同的人生……”回想起自己的违纪违法历程,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蛟川街道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原副主任张裕掩面忏悔。2017年8月,因犯受贿罪,年仅30岁的张裕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9个月,缓刑2年,并处罚金28万元。

因游戏而受贿,因受贿而受到刑事处罚,这是张裕的领导同事和家人朋友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1987年,张裕出生在镇海区庄市街道万市徐村的一个普通工薪家庭,在父母、长姐的关心和自身的努力下,他的成长之路平稳而顺畅。因为各方面表现优异,大学期间张裕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不久便考入蛟川街道办事处,成为经济发展服务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

作为宁波市的制造业聚集区之一,蛟川街道拥有各类企业5000余家。张裕所在的经济发展服务中心是为企业发展送政策、送支持的重要部门。可以说,从参加工作一开始,组织就给他提供了良好的发展平台。张裕也不负所望,在对接部门、服务企业中热情肯干,表现出了很强的沟通应变能力,工作很快打开局面。2013年,张裕对个人工作表现比较满意,并在当年的自我评价中写道自己“富有朝气,敢担当、有勇气”。尽管街道的领导和同事也对张裕的工作称赞有加,不过,刚刚工作两年,张裕的笔锋中就透露出自豪乃至自满,这为他日后的自我放纵和行为脱轨埋下了隐患。

2015年,凭借出色的能力和有目共睹的成绩,28岁的张裕被提拔为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副主任,成为当时最年轻的街道中层干部。不过,在此之前,张裕就已经背上了一些组织不掌握的“污点”——一位熟知张裕喜爱数码产品的老板,曾以“帮忙代购”为名,送给他一台苹果电脑。而张裕则在内心一阵窃喜后,收下了这份自认为受之无愧的礼物。当上副主任后的张裕,在节能减排、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培育方面有很大话语权,自然有更多的环保工程企业老板“围”上来。他愈发觉得自己在帮助企业发展上“功不可没”,收受礼品礼金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原本在工作之余生活相对低调的张裕,其外向、爱社交的性格明显展露出来。他渐渐从私下与企业老板接触,发展成“一到八小时外,就一头扎进饭局聚会”,和老板们称兄道弟。特别是担任副主任前后周围人对其态度的明显变化,让张裕不仅有些飘飘然,而且愈发自我膨胀。他既没有因肩上担子变重而提醒自己踏实行事,也没有清醒认识到老板们的热情是因为看中他手中的权力,反而十分享受“众星捧月”的优越感。

张裕在忏悔书中写道,“在赞美和吹捧面前,我感到自己大小也是个领导,凡事要做得有面子。”周围人参与的活动,张裕都要时不时刷一下“存在感”,而且还要证明自己比别人做得好。就这样,为了攀比面子,张裕不再充实里子,工作之初“踏踏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的信念已经荡然无存,失去干事目标的他精神也日渐空虚。当时,朋友圈子里流行玩梦幻西游、最佳阵容等网络游戏,张裕觉得新鲜,就跟着开了账号。

为了不“落后于人”,张裕一有零星时间就拼命做“任务”,上班期间也偷偷玩两把,甚至连续半个月熬夜升级装备。身边一些同事也注意到张裕上班时心不在焉,经常捧着手机打游戏。因为水平一般,求胜心切的他开始直接买装备、刷等级,为的就是在网络世界中“出人头地”,在玩家中“有面子”,在朋友中“多吹吹牛”。用他自己的话说,“网络游戏是虚拟的,闯关打怪的成就感却是真实的。”但是,买装备的花费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游戏的开销越来越大,张裕的工资收入开始不够用了。

囊中羞涩时,张裕想到了那些“交好”的老板。他深知自己手里的话语权正是老板眼中的“香饽饽”。于是,他先是以借为由,向环保公司老板郭某借款2万元。为了压住突破纪法底线的惶恐,一个月后,张裕象征性归还了8000元,余下的12000元,他和郭某心知肚明,谁也没再提这事。

贪欲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此后如疯长的野草,一发不可收拾。从第一次**、第一次****到第一次开口“借钱”,贪欲在张裕心中一步步膨胀,直至他心里的底线完全破碎。辖区内一些环保工程公司老板以祝贺张裕结婚、买房为由送上礼金,以逢年过节为名送上红包,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张裕照单全收,而且利用职权影响,帮助这些公司大量接揽企业清洁生产审核技术咨询、工程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节能评估咨询、设备定制等业务,在评估环节也积极充当“说客”,帮助有关项目顺利通过验收。

曾有几次,辖区企业向张裕反映个别环保公司做业务不上心,业内评价也不是太好,可能影响企业环保评估结果,他依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反而继续利用自己的关系帮环保公司打“人情牌”。为了排解收受贿款的压力,也为继续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张裕长时间在虚拟世界里麻木自己。网络游戏和利用职权赚“快钱”,仿佛是相生相伴的恶魔。打游戏是排解发泄的方式,最疯狂时,张裕单日充值就有5000多元;钱不够时,他又忍不住同老板进行权钱交易。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短短两年时间,张裕累计在网络游戏中充值18万余元,这些钱几乎全部来自那些有求于他的老板的腰包。

纸终究包不住火。当享受着作为“小领导”的权力滋味时,当沉浸在网络游戏的成就感中,当彻底忘记自己的党员干部身份时,2017年2月,一纸立案通知书送到了张裕的面前,他这才意识到麻痹自己所编造的一个个借口、一套套说辞,都不过是“皇帝的新衣”,可笑又可悲。因为自负和放纵,张裕亲手让这段本应奋发有为的青春岁月,迷失在了虚拟世界里。

【编辑的话】精神不可迷茫 “玩物”不能丧志

**挪用参与网络赌博、受贿升级游戏装备、公款打赏女主播……近年来,一些像李晓飞和张裕这般沾染恶习而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年轻干部,屡屡见诸媒体报道。不断刷新的年龄记录和贪腐金额令人瞠目结舌,事业刚刚起步就戛然而止也令人扼腕叹息。细察他们的人生历程不难发现,问题的起因往往是精神空虚寻找寄托、沉迷陋习不能自拔。

世间变幻莫过于精神起伏,一时的精神空虚在所难免,但不应被这种状态时时操控、茫然无措。物质生活丰裕了,生存压力变小了,与父辈相比,当代年轻人吃的苦变少了,相应的,抵御外界诱惑、适时自我调节的能力也弱了。随着信息技术革命的到来、互联网的广泛运用,线上远程交流多了、线下当面互动少了,接触面广了、信息量大了,带来的,是个人封闭、追求自我、选择困惑。面对物质生活安逸、大块时间空闲,精神需求日益凸显。对此,个人的理想追求培筑、家庭的精神情感关爱、组织的心理情绪疏导、社会的责任价值再塑,都不能成为年轻干部精神世界的“缺席者”。

精神上的富有才是一个人灵魂的归宿,精神追求是一个永不停滞的过程。跳出精神空虚离不开强化责任意识,知责于心、担责于身、履责于行,重任在肩盯住远大目标,何来无病呻吟期期艾艾,哪有时间不明所以抑郁烦躁。跳出精神空虚还离不开强调一个“度”字,上网不意味着要参与网络赌博,玩网络游戏也要讲求适时适度,一个兴趣一种爱好皆有两面性,适度即为益,过度则为害,正所谓玩物不能丧志、玩心不可过盛。另外,从近年年轻干部因不良嗜好违纪违法的情况看,权力集中、资金密集的部门和岗位是涉案“重灾区”,这背后不仅是年轻干部自身的放纵,监督的缺位也不容忽视。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年轻干部要在常学常新中加强理论修养,在真学真信中坚定理想信念,在学思践悟中牢记初心使命,在细照笃行中不断修炼自我,在知行合一中主动担当作为。新时代的火热实践中,年轻干部必须从一开始就校好做人准则、把好做事航标,明职责、知敬畏、守底线,勤恳工作、奋发努力,真正肩负起时代赋予的历史重任。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2021年第4期)